当前位置:龚坊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70年课改的变迁、收获与经验

70年课改的变迁、收获与经验

2019-11-07 19:55:29 热度:459

70年课程改革的变化、收获与经验

罗圣泉

收获来自变革过程中的理性审视,经验是在历史演进过程中用心积累的。课程改革作为教育领域的一朵耀眼的浪花,见证了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行动努力和理想愿景。它也使课程改革实践者能够正视自己,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开始新的征程。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2035年中国教育现代化》颁布的一年。教育作为社会进步、民族复兴、文化传承和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载体,书写了70年价值观内化和外化的历史,成为其精神慰藉和成长的行动需求。收获来自变革过程中的理性审视,经验来自历史演进中的细心积累。课程改革,作为教育中一道耀眼的浪花,不仅见证了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行动努力和理想愿景,也在这个过程中敞开了勇于面对自己的心扉,以借鉴与批判、继承与创新的新思维,向世界唱响中国之声,讲述中国故事,开启了新的征程。从这个角度来看,回顾70年课程改革的历史是必要和恰当的。

70年课程改革的变迁历程:八次改革的不同要求与痛苦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经历了不同的阶段,表达了不同时期的探索要求和希望。相应的基础教育课程领域也经历了8次不同的改革要求和痛苦。从1949年到1952年,面对朝阳,新中国改革了旧的教育体制、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它第一次制定了统一的国家教育政策,开始了“新”对“旧”的课程改革之旅。第一次课程改革后,我国进入了转型期社会发展的关键节点。它积极适应了当时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要求,服务于党的教育方针,构建了更加全面的中小学课程体系。这一紧迫的命题导致了1953年至1957年以“向苏联服务课程体系学习”为主题的第二次课程改革。1957年,在毛泽东同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报告》的影响下,全国各地在教育部的统一安排下进行了第三次课程改革。其目的是更好地贯彻“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1961年,为了纠正教育革命带来的严重后果,国家在“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指导下,重新调整和统一了中小学课程改革,但最终未能有效调整。从1964年到1976年,课程改革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但未能得到纠正。中小学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受到严重扰乱,整个改革也陷入了非理性的混乱。

1977年,全国科学教育大会的召开,突破了以往课程改革中的许多困难。随后,教育部成立了“教材编辑领导小组”,重建人民教育出版社,确定中小学基本学制(10年制),并使用第五套全国中小学通用教材等。给课程带来秩序。随着“双基”任务的提出和第五套国家教材的完成,第五次课程改革也在1980年悄然结束。从1981年到1984年,中国开始了第六次课程改革。在此期间,教育部先后发布了全日制六年制和五年制中学教学计划试点和修订草案,以及城乡六年级学生教学计划草案,调整了整个课程领域的许多内容。与此同时,人民教育学会开始编写全国通用的第六套12年制中小学教科书,以实现整个课程改革的顺利进行。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和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颁布,为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制度创新和法律保障,特别是后者的颁布,确立了义务教育的性质和地位。为了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全国普及义务教育,当时的国家教委制定了课程教材发展规划、课程教材多样化和三级管理政策,并确定了教材审批制度。所有的行动也促进了第七次课程改革的出现。随着第七套全国中小学通用教科书的使用,《课程计划》突破了教学计划的范围。然而,它已经成为这一时期课程改革的重要标志。2001年6月,教育部颁布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以“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每个学生的发展”为目标,掀起了第八次课程改革浪潮。素质教育下新课程体系的构建是这一时期课程改革的核心表现。2014年3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实施修身养性基本任务的意见》,明确提出“应组织研究和发展学生各学习阶段的核心素养体系,明确学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应具备的必备素质和关键能力”同年12月,中国普通高中课程标准修订正式启动。其核心本质是培养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和跨学科核心素养。党的十九大以来,课程改革仍然坚持素质教育以人为本的发展观,不断变革和探索新的教育模式,完善内部结构体系,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70年课程改革的成就:不断总结改革经验,完成自身建设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课程改革,是党和国家在认识自身不足的情况下进行的积极探索。这是在不断总结改革经验的基础上完成的自我建设。它的概念意义深远,影响巨大。它给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发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首先,课程改革体系正在走向完善。在国家发展的每一个关键节点上,中国共产党都将屹立不倒,为课程改革指明方向。在社会进步的每一个阶段,中国共产党都将评估形势,为课程改革勾画蓝图。从这个角度来看,八项课程改革都是在党的重大政策指导下进行的,体现了党在教育方面的远见卓识、党对课程改革的高度重视和人文关怀,每次课程改革都是对实际问题的回应,符合人才培养政策。这是一项有目标、有问题的综合性分阶段改革,反映了党和国家在特定历史时期对基础教育更好发展的时代要求。正是由于对周期性课程改革经验的不断总结,形成了包括课程改革方案、课程标准、教材体系、实施体系和评价体系在内的系统化改革体系,丰富了课程改革的内涵和外延,诠释了课程改革的总体内涵。它是指改革过程中涉及具体内容的一种行动尝试——课程目标由社会本位向以人为本转变,课程结构由单一向多元转变,课程内容由学科知识掌握向综合经验获取转变,课程实施由集体教学向个体生成转变,课程评价由强调选择向强调全面发展转变。可以看出,70年的课程改革是在党的关怀和教育政策的指导下逐步发展起来的。课程改革体系也在不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实现了自我完善和未来展示。

其次,课程改革机制不断创新。机制创新是课程改革的动力,也是改革成果内化和外化的成果展示。70年课程改革机制的创新成果值得肯定。具体表现为:一是课程教材开发机制的创新。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课程教材的发展先后经历了从“国家定制”到“审批制”的明显“统一权力-分权-统一权力一体化”的权力机制创新过程,到“教育部课程教材工作领导小组”,再到后来成立的“国家教材委员会”和地方基础教育课程教材研究中心。二是课程管理体制和机制的创新。自20世纪80年代末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课程管理一直停留在国家统一控制的传统认识上。课程管理的过度集中影响了课程改革的普及。1999年6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试行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学校课程,从而启动了我国至今一直沿用的课程教材三级管理体系。三是基础教育质量监控机制的创新。在70年的课程改革过程中,中国逐渐见证了改革给基础教育乃至整个教育事业带来的变化。因此,党和国家更加重视基础教育。例如,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控中心成立于2007年,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控合作创新中心成立于2012年。一系列措施显示了党和国家创新基础教育体制和机制的决心和勇气。未来的课程改革机制将永远不会遵守规则。持续创新仍将是我国基础教育领域改革的主题。

第三,我们有一支能力突出、经验丰富的改革队伍。70年课程改革之路是艰难的。课程改革之所以能够继续,是因为一批优秀而经验丰富的改革团队在以下几个方面支持了课程改革:第一,他们有一批具有丰富理论和实践经验的专家。回顾八次课程改革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在正式实施以前的课程改革之前,有必要验证实施课程改革的理论基础是否可行,课程改革理论能否科学地指导具体实践。也正是由于这种反思,基础教育领域迎来了许多领域和学科。具有理论或实践经验的教师组成了一个专家团队,可以为课程改革提供具体的经验指导。其次,它有许多具有高水平管理经验的行政团队。建设一支高水平的教务管理队伍,不仅可以引导课程改革走向正确的方向,而且可以规范课程改革的具体要求。新中国成立以来,教务管理队伍不断向结构合理、职责明确、程序规范的方向发展,保持了课程改革的稳步推进。第三,拥有大批高素质的教师。课程改革的实践检验需要一线教师的个人经验,也就是说,教师对改革的实践反馈反映了课程改革的具体结果。从最初不重视教师参与到促进教师参与讨论,到今天教师与课程改革密不可分的关系,认识的变化证明了教师价值的存在,而实际需求导致了理解课程改革、推动课程改革、思考课程改革的大规模高素质教学团队的建设,这仍然是未来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

最后,“道德修养”得到有效实施。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和进步。与过去相比,中国的发展仍然处在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就。正因为党和国家在审时度势,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把“修身养性”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这种认识的转变已经开始了我国教育发展的新征程。课程改革给人们注入了理解转变的精神内涵。通过实际行动,赋予了改革新的理念和活力,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学校课程体系建设更加完善。“修身养性”教育宗旨的根本指导,加快了学校课程在课程改革标准、课程内容、课程组织与实施、课程评价等方面的系统完善。同时,丰富了学校课程与地方课程和地方课程关系的内涵。二是有效促进学校教学和科研。“修身养性”赋予课程改革新的活力,这必然要求支持学校教研活动的发展,引导教研活动走向系统化、科学化、规范化和多样化,推动课程改革走向科学化和顺畅化。三是课堂教学中认知的变化。“以人为本”的理念颠覆了传统的对课程改革的“三中心”理解。课堂教学也从连续教学转向具有情境性、生态性和个性化特征的合作互动学习,从而提高了学生知识学习的深度和广度。

课程改革70年的经验:让教师成为课程改革的主体,展示中国的细节

70年的课程改革经历了起伏。每次改革都是特定历史时期基础教育更好发展的美好要求。虽然历史清楚地显示了课程改革发展的轨迹,但也积累了每次改革的经验。因此,我们探索70年课程改革的深刻历史经验,不仅可以回顾课程改革的艰辛努力,也可以为今后的改革提供建议和帮助。

一是坚持党对课程改革的领导,保持中国特色。坚持党在课程改革中的领导是由我国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决定的。回顾八次课程改革的历史进程,虽然由于缺乏认识和决策失误,特定时期的课程改革领导出现混乱,但课程改革一直是沿着党的教育思想和政策进行的,凸显了党在课程改革领导中的绝对核心地位。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基础教育发展的新里程碑。基础教育各项事业的发展方向和行动选择已经明确。其中,教育体制和机制的不断创新为科学规范的课程改革提供了制度保障。2017年,国家相继成立教材委员会和工作委员会,负责课程教材建设。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提到,“为了给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政治保证和人才支持,必须坚持党对教育的绝对领导”。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再次强调了发展国家和人民基础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必须始终加强对基础教育的关注和重视。一系列声明证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和关心教育,体现了中国教育发展的特点。只有在保证课程改革的社会主义性质的前提下,才能调动更多的资源帮助课程改革,尽快步入教育强国行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第二,扎根大陆,探索和提供中国原创理论。扎根中国办学,以原创理论的生成为世界基础教育改革提供中国方案,是课程改革行动意识的本质体现,也是构建中国课程改革话语体系的价值追求。回顾八次课程改革的历程,我们依稀可以看到“向苏联学习”和借鉴西方课程改革经验的影子。当然,也有植根于我国的课程改革实验,如多浪口中学的“10·35”模式、长乐中学的“271”模式和新知学校的“自学与交流”模式。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像李吉林这样的当地教育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和影响。不可否认,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有必要向其他国家学习课程改革的经验。然而,课程改革是动态和渐进的。过多借鉴国外经验,忽视本土实践和创新,最终难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课程改革理论。党的十八大以来,课程改革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鼓励制度创新,呼唤地方教育工作者群体的出现。一方面,它以社会主义文化价值观为课程改革的精神指导,将其精神核心融入课程标准、课程教材建设和课程改革实践,探索新的课堂教学模式,积累改革的理论经验,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另一方面,鼓励更多一线教师立足本土实践,将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资源深入挖掘到课程、教材和教学中,形成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教学学校,以自身的实际培养和不断探索,探索基础教育发展的新规律,提炼出属于中国基础教育特色发展的原创理论。

第三,正确处理课程改革的统一性和多样性,解读中国式。在课程改革中正确处理统一性与多样性的关系,就是在改革过程中求同存异。“统一”是指各部分连成一个整体,差异统一,也就是说课程改革应该在既定的规则下达成统一的理解,保持统一的原则。课程改革是党和国家关心教育的具体体现,也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重要举措。这就决定了课程改革具有明显的社会主义性质和典型的社会主义特征,这是课程改革统一要求的一个重要表现维度。与此同时,课程改革在课程标准、课程管理制度和统一教材的编写上具有国家统一的必要性。同时,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和谐国家。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文化适应和教育状况的不均衡,国家主张在课程改革的统一要求基础上,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在各地区实现多元化发展。例如,开发校本课程,创新课程开发和实施机制;在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课程内容可以增加地方和民族文化,体现课程文化的多样性。课堂教学可以从统一的要求中寻求自身的特点,增强学校间的特色、差异和个性化等。保持课程改革统一性和多样性的新形势是党和国家关怀教育的集中体现。今后,我国的课程改革仍将坚持这种关系和理念。只有这样,课程改革才能顺利走向科学,进入人们的心中。

第四,让教师成为课程改革的主体,凸显中国的内幕信息。教师是所有教育改革的生力军。缺乏教师参与的课程改革没有生命力和魅力。以教师为课程改革的主体,彰显中国尊重教师、重视教学的传统文化情怀,是国家内在品格的外在表现。党的十八大以来,教师在课程改革中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教师可以积极参与课程改革,促进教师对课程开发、设计、决策、实施和评价等学科的认识得到进一步加强,这一度成为课程改革的重要课题。从整体环境来看,要真正使教师成为课程改革的主体,需要三个观念上的转变:第一,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使教师能够实现职业幸福感和成就感。换句话说,学校应该让教师在课程改革中感受到自身存在的价值,从而从精神层面激励教师积极参与改革。第二,行政部门要转变观念,鼓励教师积极参与课程改革。“研磨课”是目前教师普遍采用的“提高质量,促进专业化”的措施。打磨需要时间,这就要求教育管理人员改变认识,多种方式组织,反复排练,精心培养,从而提高教师的专业水平,进一步提高教学质量。第三是“授权”教师。换句话说,新课程改革应该考虑教师应该被赋予哪些新的权利和技能。这就要求教育行政部门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下放相关权力,促进教师专业成长。

第五,加强课程改革研究的国际传播,撰写中国故事。向世界唱响中国之声,写中国故事,是我国课程改革努力追求的价值选择。新课程改革实施以来,中国逐渐开始摆脱外来声音的强制性干扰。通过对课程改革理论和实践方面的探索,中国走上了自觉的国际合作与交流研究的道路。一方面,我们需要不断挖掘本土优秀文化资源,这是课程改革的文化根源。只有将传统优秀文化融入整个课程改革体系,才能真正体现中国特色的课程改革经验。当然,我们也不能拒绝国际课程改革的趋势。我们应该从借鉴、批评和创新的角度来看待它。例如,根据国际核心素养的表现维度,中国已经创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核心素养体系,并与世界课程改革分享了中国的经验。另一方面,有必要为课程改革经验的国际传播建立一个国际经验交流平台。新世纪以来,中国参加或举办了许多与基础教育发展相关的学术研讨会,如国际课程论坛会议、课程教学改革和教师发展国际研讨会等。,以学术交流的形式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讲述中国课程改革实现中国国际化的经验。

(作者是西南大学教授,中国教育协会教育学分会课程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

w88优德 一定牛彩票网 江苏快三投注